阅读历史
换源:

第178章 医站 婚事

作品:麻二娘的锦绣田园|作者:冰河时代|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3 09:27:47|下载:麻二娘的锦绣田园TXT下载
  随从附到他跟前一看,“娘呀,竟是三千两。”

  “哎呀,娘呀,赶紧谢过郡王,原来他没有忘记俺。”

  望马县屯户得银子的事,跟长了翅膀一样,沿着边境一路下去,有些想抢收私卖的屯县,听到这个消息,连忙算了一笔账,发现等发银子,比私卖划算,个个淡定下来,都翘首以盼北郡王的到来。

  隔天,他们到了第二个屯田县——留川,盛夏酷暑之下,热浪形成的空气流动,远远望过去,平原、山区好像在人眼前晃,这热辣还真不是盖的。

  马车还没有停稳,就听到了前面不远的嚎哭,揭开纱帘,麻敏儿被夏臻抱下了马车,“怎么回事?”

  晓文已经打探好消息回来了,“有几个人肚子疼,在地上打滚,还有个孕妇要生孩子。”

  “有郎中吗?”

  晓文摇头。

  “快点让我们的随行军医去救人。”

  “好。”

  留川县屯田长——张将军,见北郡王来了,拖着滴水的军服过来行礼,“王爷——”声音沙哑的都快听不出他在说什么。

  不要以为张将军是从河里上来的,这里的沟渠很少,几乎没什么水,有水还是留着生活用、灌溉田地用,那能让人去游泳,根本不可能,他是又热又急急出来的。

  “给张将军一竹筒水。”

  “是,”马上有侍卫递给他一筒水。

  张将军咕咚咕咚一口气就喝完了,在他喝水期间,麻敏儿已经让随行军医救人,结果,他都不知道先救谁。

  麻敏儿看了一眼,说:“你先救孕妇。”

  “是,夫人!”得了指示,随行军医马上去忙了。

  “单婶,你过去帮他忙。”

  “好咧。”单婶帮人接生过。

  麻敏儿走到几个捂着肚子疼的身边,问:“怎么回事?”

  有人回道:“他们喝了沟渠里的水以后,就变成了这样。”

  那是水不洁,喝坏肚子了,麻敏儿叫道:“郎中,他们喝了水以后这样的,要怎么办?”

  郎中一边给孕妇把脉,一边回道:“大概是吃坏肚子了,多少时辰了?”

  有人回道:“有一个时辰了。”

  “那催吐是不可能的了,给他们吃能拉肚子的药,兴许,拉出来就好了。”

  “小单姐,把催便的药丸拿过来,每人给他们吃一粒。”

  “是,夫人!”

  张屯长看到闹腾的人群静了下来,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哑着嗓子叫道:“郡王,卑职没能远迎,失礼了。”

  夏臻挥了一下手,让他稍安勿燥。

  章年美已经找了一处靠水的避荫处,搭好了账蓬,“郡王,已经好了。”

  夏臻点点头,“搭些有顶的蓬子,给体弱、妇人等人乘凉。”

  “是,郡王。”

  孕妇喊疼的声音响在热浪翻滚的原野,“看样子马上就要生了,杏儿,你带几个小丫头,给他们直接围上幔布,就地生孩子。”

  “是,夫人!”

  众人被侍卫挡到了一边,老弱妇人都到搭的棚子里站着了,一时之间,人们静静悄悄的等着那孩子的降临。

  账蓬里,夏臻问:“你们这里的麦子收得怎么样了?”

  张屯长回道:“回郡王,都割在田边了,就等郡王来看,你看过后,我们碾粒摊晒进仓。”

  “产量怎么样?”

  “还行,现下有经验了,下一季会更好。”

  “嗯。”夏臻点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

  张屯长双眼巴巴的看向他,咋不说分银子呢?

  外面突然有人叫起来,“生了,生了,是个男娃。”

  “太好了,是个男娃。”

  “母子平安……”

  ……

  麻敏儿听到母子平安,赶紧叫道:“单老叔——”

  “夫人,老仆在。”

  “你腾出辆马车,把这对母子送回家。”

  “是,小东家。”

  围观的人刚才还同情这对母子呢,没想到人家造化这么好,不仅得了贵人相助,轻松的就生了孩子,还喝了红糖水,躺上了贵人的马车。

  “乡下人,谁没在田头生过孩子啊,咋水娘命这么好呢,居然被贵人的马车送回去了,还真是好命。”

  ……

  小媳妇水草也没想到自己命这么好,遇到了贵人,要不是遇到贵人,她和孩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命在,不仅如此,贵人的马车还把她们母子送回来,还给了红糖、馓子,二斤油、二斤盐,单婶说:“别的东西也不经放,只能给你这些了。”

  “多谢婶子,你们可是我水草的大恩人。”

  “有缘遇上罢了。”单婶笑笑,“好好做月子,把孩子养大。”

  “嗯。”水草感恩的点点头,黑瘦的她是个流浪之人,去年听说凉州城为士兵找媳妇,还能拿银子,她就嫁过来了,相了个跟她差不多的男人,被分到了留川。

  虽然苦了点,可是日子总算过下来了,家里除了她,就是丈夫,没别的人,今天轮到丈夫去值班没在家,没想到孩子没到日子就出来了,吓得众人都慌了,没想到遇到了贵人。

  “孩子,就给你娶名叫阿贵吧。”水草转头看向熟睡的儿子。

  单婶走出小屋,看了看屋内外,除了一张桌子,还有两个小凳,竟再也没有其他,“想不到屯田户的日子这么苦。”

  单老叔也感慨,“这家里怕是没别人了。”

  单婶点点头,从怀中掏了点碎银子,把银子放到桌上,用一只碗倒扣在桌子上,“我去找找邻居,帮忙照顾一下。”

  单老叔叔点头,单婶走了百十步才到了邻居家,“有人吗?”

  屋内出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你找谁?”

  “你家隔壁水娘生了,是个小子。”

  小娘子一喜,“真的呀,”

  “嗯。”单婶点点头,“刚才在马车上我问了,他夫君去当值子,你能帮忙……”

  “能能能!”小娘子马上转身关门,“我哥和我嫂子下田干活去了,就我一个人在家没事,我马上就去。”

  “多谢小娘子了。”

  “这位大婶你是水娘的……”

  “我只是路过……”

  “原来你是好人呀……”

  单婶笑笑,没说话,和小娘子一道去了水娘家,把水娘交给这个小娘子,她也就放心了,“老头子,我们回去吧。”

  “好。”

  麻敏儿进了夏臻账蓬,张屯长还在,她问:“这里有郎中吗?”

  “没有,只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他会些土法子治人。”

  “军中的军医呢?”麻敏儿问。

  “跟着去打仗了。”

  麻敏儿朝夏臻看了眼,对张屯长说:“你先回去休息。”

  “哦。”张屯长不想走,还没给高……高温费呢,可夫人让走,他不得不出去了。

  等人走后,麻敏儿道:“说是屯县,比农村还不如。”

  夏臻面色也沉重,“这样下去,就算给银子,人们在边境线上种田也坚持不了多久。”

  “是啊!”麻敏儿坐下来休息。

  夏臻沉闷的坐在账蓬里。

  麻敏儿见他心情不好,伸出手握了握他的手,“刚开始,这样也是难免的,你该发银子还是发银子吧,只是当务之急,请田先生招募郎中,等冬天时,再让先生招募私塾先生,让人们基本的生活和教育得到保证,我想时间会改变一切。”

  夏臻抿嘴点点头,“我马上让卫仁去办。”

  “在每个屯县设立一个公立的大医站,然后每三个村子设立一个郎中站点,让大家有病有地方可医,给他们方便实惠。”

  “行,我明白了。”

  卫仁得到夏臻的指示后,马上就把信送给了田先生,他立即着手办,一边从军中调出医生,一边向社会招募郎中,很快给十几个屯田县派出了最基本的郎中与医生,让屯民有病可以找到郎中。

  傍晚时,张屯长带着夏臻走了长麦子的地方,为了怕屯田的地方弄虚作假,夏臻和属下骑马一直到半夜才回来。

  回来后,对张屯长说,“实际田亩数与你报的并不相符。”

  张屯长见天这么热,根本没有想到身为王爷的夏臻会亲力亲为到这种程度,居然亲自去看长麦的田地。

  “王……王爷请恕罪啊……”张屯长跪伏在地。

  “长不出来,长得少,实是求是的告诉我,我并不会怪罪,但是搞欺上瞒下这一套,我最看不得,你懂吗?”

  “王爷,小……小的明白了。”

  “这次……”

  张屯长的心就差跳出心口。

  夏臻压下了怒火:“就算了,下不为例。”

  “是是是,多谢王爷。”

  夏臻道:“明天把屯户都招集过来,给大家发高温费。”

  “好好好,我马上就去通知大家。”终于发高温费了,刘屯长高兴极了。

  夏臻双眸微束:“还有,我给了望马川刘屯长三千两的奖励,你嘛,就只能得三十两了。”

  “小……小的明白了。”刘屯长从兴奋中坠落。

  “去吧。”

  “是……”张屯长想死的心都有了,三千两啊,他一个正六品的将军,什么时候才能赚到三千两啊!要是军饷过手还能赚点,可这几年军饷管制的特别严,都是郡王手下专门发放的人下来发放的,他们根本经不了手。

  老天啊,我的银子,我的银子……

  又过了几个屯县,情况与留川差不多,长了麦子,跟报上去的田亩数却有些差异,但麦子还是长出来,并且产量也还可以,夏臻就没有计较,只是屯长的赏银就没那么多了。

  想不到第一个屯县刘屯长奖金居然是最高的屯长。

  可是等他们到第十个屯县时,遇到的就不是田亩数有差异了,而是直接没长麦子,一大片荒地,上面的屯户在吃老本。

  当时用银子招媳妇时,他们就想到这个问题,此时,这此媳妇还在,还有家的样子,完全是因为他们还有银子未到手。

  夏臻直接军法处置了被任命为屯长的将军,把身边跟随的军中小将军任命为新的屯长。

  万家屯户立在滚烫的黄土地上,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年轻郡王,手扶佩剑,立体的五官如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睥睨天下。

  “每次上报情况,还报得有模有样,每次有人来巡查,居然还能被你们混过去,还真是好本事。”夏臻冷笑,“要是把这本事用在长麦子上,又何愁长不出麦子。”

  泱泱人群,个个都低着头,大声不敢喘。

  “把我的话当耳旁风,那只有一个下场,不是死就是残,没得商量。”

  ……

  说老实话,麻敏儿也被夏臻军中的军法给吓到了,那真是说杀人就杀人,说打一百军棍就一百军棍,不是死就是残,一点也没有开玩笑。

  在这样严厉的军法之下,居然还有屯县不种田,那屯田制拿来干嘛,闹着玩吗?从这一点上来说,麻敏儿又觉得军法不那么严厉了。

  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为何经济越发达,法律越健全,越没有死刑,原来都是有道理的!

  连赶紧赶,一路下来,十几个屯县一个个走下来,六月马上就要过去了,等走完最后一个屯县后,夏臻直接让人绕道回了凉州府。

  十几个屯县,有粮长得好,高温费得到高的,也有没长好的,但不是人为过失的,也得了银子,查经事实,是人为过失的,高温费并不高。

  总之,夏臻赏罚分明,面面俱道,不失为一个合格的当权者,等他回到凉州府时,田先生与黄大人合力,已经把屯县的军医、朗中分配到位了。

  田先生还道:“二娘,你的职陪院能不能加一个郎中班?”

  “可以啊,只要你能找到好的夫子来任教。”

  田先生感慨,“真是用人时,方知人才少。”

  麻敏儿道:“每一个人才的培养,都不是那么容易的,比如黄大人,黄父倾尽家财才培养出他这样一个人才,可是对于平民百姓来说,他们能有多少能力培养一个有一技之长的人呢。”

  “二娘说得没错。”

  麻敏儿说:“田先生,我们马上就要去京城了,职培院烦你和黄大人费心了。”

  “肯定的,办好它了,我也是得益人。”

  “那就好。”

  田先生笑道:“如果职培院成功的话,不仅我要模仿,黄大人也说,他会把这种模式推广下去,让更多的贫民子弟能获得一技之长,能更好的养活自己,也让我们有人才可用。”

  麻敏儿当然赞同,“希望如此。”

  哥哥的婚礼订于六月二十八,黄意涵见识到了什么叫忙,她母亲差不多一个月都没有睡好觉了,为了哥哥的婚事,忙头忙尾,婚礼上的繁文缛节真是忙得人两眼发花。

  真到这时,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差劲,她几乎帮不让母亲什么忙,母亲不得以请了哥哥下属的家眷过来帮忙,每天,家里的人来来往往,一件又一件事要解决。

  虽然她帮不上什么,但是母亲这次没有放过她,那怕就是不会,也让她呆在她身边,看她如何做事。

  “母亲,你十五岁时会做那些呢?”黄意涵忍不住问,这时已经是深夜了,明天就是哥哥的正日子,母亲和父亲还在核对贴子,看有没有漏请了。

  听到女儿的问话,黄母抬头,“十五岁时,我帮母亲忙姐姐的婚礼事宜,很多不会的事,都是在那时练出来的,这个月,你学会了什么,幺娘?”

  “我……”黄意涵道:“似乎懂了,又似乎什么也没有学会。”

  黄母摇摇头:“明天,你嫂子就过门了,她十七岁,只比你大两岁,你要是有心想学,就耐心的跟你嫂子学。”

  黄意涵抿抿唇,“我知道了。”

  黄父暗暗叹口气,继续对妻子说:“咱们赶紧对完贴子休息,明天一天可不能出任何差子。”

  “嗯。”黄母继续和丈夫忙了。

  黄意涵坐在他们身边,耳朵听着他们讲话,可心里全是秋大哥,眼前仿佛出现了他的影子。

  田先生从北郡王处回去,到了家,他的家人已经到了,正在准备明天嫁女儿。

  “辛苦你了,老婆子。”

  田夫人叹气,“早知道,我跟女儿一道来,那会这么紧张。”

  “你就体谅一下吧,我没想到子安会让二娘跟着去巡罗,以为她能帮上忙。”

  “你原本就应当让我来。”

  “好啦,这些就不说了。”田先生道:“子安也不容易,要不是为了喝咱家二娘的喜酒,人家都要进京成婚了。”

  “知道了,我就发个劳骚。”

  “差不多了吧。”

  “恩。”田夫人道:“在这里除了你军中的同仁,也没有别的亲戚,挺简单,只要不出错就行。”

  “那就好。”

  不是自己结婚,感觉一个月好快,“真的喝了喜酒就出发?”要睡觉之前,麻敏儿问。

  “嗯。”夏臻道。

  “哦。”麻敏儿打了个哈欠,一个刚奔波完,她又进行另一轮长途跋涉,而这次长途就是她的一辈子。

  夏臻懒洋洋的从榻上起来,“我去睡了,你也早点睡。”

  “好。”麻敏儿坐在椅子上,见他要回去睡了,站起来送他。

  夏臻拉住她的手,“大婚后,你就不要送我出去了。”

  麻敏儿听到这话感到好笑:“要是大婚后这样,我门一关,你这辈子就别想进我房间了。”

  “哈哈……好厉害的小媳妇。”

  “那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