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和自己有关

作品:萌妻十八岁|作者:周兰萍|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2-04 01:28:58|下载:萌妻十八岁TXT下载
  老太太今天也特别的安静,也许是吃到了自己喜欢吃的早餐,一个劲地吃着,一句话也不说。

  当然老太太的眼神,有时候看看贝儿,发现,贝儿也这么乖巧,老太太也没有烦恼,所有的人都不说话,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吗?

  老太太一定在想这样和平的一家子才是好嘛。

  没有童幽沣的打扰,也没有童小颜的亲生父母上门的要人。

  这才好嘛。

  然而童玥心里在想什么,老太太怎么会知道呢?

  老太太毕竟不是很了解童玥的内心想法,这个人心里想什么,老太太非常不赞同童玥查流域交往,但是童玥也不见得会接受查流域,老太太是这么想的,因为知道自己的女孩喜欢的人类型不是这样的。

  老太太以为自己的女儿喜欢的是文斯民的这个样子的,文斯民的确是一个做丈夫的料子,的确是一个好爸爸,也的确会是一个好丈夫,这是老太太最满意的一个人选。关于童幽沣,太过花心,关于眼前这个男人查流域太过流氓,太过诡计多端,老太太是看不上的,然而童玥的心里在想什么。老太太怎么会知道?

  因为两个人虽然长期住在一起,但是缺少了内心的沟通,老太太总是在情感上排斥童玥,让童玥用尽所有的心思,都没走进老太太的心,都没有真正走到老太太的心里去。

  老太太总是把童玥当成是自己情敌的女儿,从来没有童玥学当成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总是觉得自己很吃亏,帮情敌养着孩子。

  童玥抬头,一边吃着早餐,眼睛去看看所有的人,这样才像一个家嘛。

  这样温馨的场面,这样和平的场面,这样和谐的生活才像一个家。

  如果说以后这个家就这样一直延续下去那该多好。

  最关键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自己最喜爱的女人吗?

  此时此刻,童玥,很想知道,很想亲你看一下这个男人在阿姆斯特丹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他今天中午要去那个医院里看自己最爱的女人的家人是吧?

  所以他的受伤的那个女人的家人一定也在哪里是吧?

  所以查流域最爱的那个女人,也一定在医院里照顾那个病人是这样的吧?

  所以——

  查流域要去约会吗?

  童玥的眼睛转向了栅栏,只见查流域在快速地吃着早餐,好像紧赶慢赶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呀,吃起来差点噎到了。

  然而喝完了一口牛奶之后,查流域立马抽了一张纸巾擦嘴。然后好像想开口说话来着,童玥一直看着,看这个男人到底要干什么,很想跟这个男人说要去跟着他一起去医院里看看病人。

  但是又不知道自己以什么身份去。

  但这个女人在想这些的时候,查流域缓缓地抬头,将纸巾放在桌子上,一切的动作都不像是一个流氓的样子了,也许查流域正在学着优雅是什么样的,因为从朋友那里得知同样喜欢优雅的男人,所以,查流域一直在学这个优雅。

  “那个,老太太,翠儿,童玥,你们慢慢吃,我有事先走了,我朋友出了一点事情,我也过去处理一下,我朋友那边都是几个孩子,没办法处理这种事情,我想阿姆斯特丹最熟悉的人,应该是我,我必须站出来处理这些事情,因为现在好像所有的敌对势力都比较强势。然而我也没有办法,毕竟自己侄子在里面,侄子卷入的其中,因为那个受伤的女孩子,是我侄子喜欢的女人,当然也不一定会嫁给我侄子,我想既然侄子有所要求,我就应该去一下,再说,受伤的那个女人的家人也是我最爱的一个女……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应该去了……”

  查流域师傅说得太快了,他的眼神立马瞄了一下童玥,脸上露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笑容,立马就站了起来,转身走出了餐厅,来到客厅的时候,抓起了一个公文包,还有车钥匙,就这样出去了。

  当然换了一双明亮的鞋子,这一切的一切都被童玥看在眼里,童玥的心里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这个男人为了见自己最爱的女人,就这么急切吗?

  就这么丢下所有的人不陪我们吃早餐了吗?

  要知道平时可不是这个样子,平时一定等到我们所有人都吃完早餐,然后把碗洗了才会走了。但是没想到来到阿姆斯特丹,居然说自己有最喜欢的女人,在这里是这样的吗?

  最爱的女人是吧?

  童玥既然想鬼使神差地知道副总裁所谓的最爱的女人,应该是一个阿姆斯特丹女人,那么最爱的阿姆斯特丹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子的?

  难道阿姆斯特丹女人,除了像路雅丝是这样的还有别的样子的吗?除了颜潇彤,这样的还有别的样子的吗?

  难道阿姆斯特丹还有自己这么贤惠的吗?要知道副总裁喜欢的是贤惠的女子,然后那些千奇百怪的女子都是千篇一律的。

  能够引起副总裁这么重视的女人,一定是比自己更贤惠比自己更传统的女人,真的很难想象,阿姆斯特丹女生会有传统的女人,要知道杰芙妮、路雅丝、颜潇彤,这些阿姆斯特丹女人都不是很好惹的祸。

  童玥看着副总裁离开了家里,然而童玥立马就坐不住了,就跟老太太和翠儿,说了一些话,叫翠儿好好地照顾贝儿和老太太。

  当然老太太好像也什么事情也没有。童玥,于是拿着钥匙就出门了,说要去出去买点菜回来做饭,所以老太太喝醉了,也没有多想,就让童玥出去了,童玥换了一双鞋子,她感觉今天穿皮鞋不好,因为她要保持轻快的脚步声,所以换了一双运动鞋。

  童玥拎着一个包,拿着车钥匙,因为一进门的时候,家里也交代过车子可以随便使用,这个查流域,原来有两台车子,也没有给自己说一声吗?

  查流域够保密的。

  童玥站在大门口看了看查流域已经离开,确定前面那辆车子就是查流域的。

  因为他记得查流域告诉过她,车牌的号码。

  所以童玥立马就跑进了车库,跳进了车里,紧跟着查流域的车子后面驶去。

  当然离查流域,总是保持十几米远,也许查流域,真的没发现自己,查流域一直往前开着,直接到了一家医院里,这些医院其实离他住的地方还挺远的。

  也许是跟踪人,童玥觉得有一些长久,也有些累,所以在红绿灯的时候,童玥打了个盹,然而一抬头发现副总裁的车子不见了。

  童玥环顾四周。

  童玥立马惊醒,然后一抬头,只见看见医院就在旁边,童玥的眼神非常的睿智,扫视着医院门口广场上的那些车牌号码。

  终于被他发现了查流域的车子镇停在那里,还闪着尾灯了。

  查流域还在车里面,于是这个女人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停了车子,然后跟随查流域的车子而去。

  当她远远地看着查流域,从车子里面出来之后,立马轻轻地跟着上去,查流域好像也回头看了一眼,但是不是看自己,而是看一下这个车库里有没有其他的人,这个人也是的,见自己最爱的女人,还需要怕别人吗?

  童玥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查流域走进了医院的大堂,来到了楼梯间,然后装进了电梯里面,童玥不知道查流域去了哪里。

  所以童玥在门口问了一下护士,住院部在哪里。

  护士告诉了童玥住院部就在六楼,所以童玥立马就钻进了另外一台电梯,按了六楼,然后到了六楼的时候,放眼望去人潮拥挤,压根就找不到查流域这个人。

  童玥也想,反正六楼就这么一些房间,一个一个找过去怎么样,童玥说干就干,不过当童玥找到一半的房间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很累。

  童玥走到六楼楼道窗户的时候,立马停下了脚步,自问:“童玥你这是在干什么?在跟踪副总裁吗?副总裁有最爱的女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吗?童玥也觉得有一点不好意思,也觉得有一点想不通,有些道理真的讲不通,有些事情也想不明白,难道自己真的爱上副总裁了吗?这个女人的心一下子就紧贴了起来,不能这样的,副总裁并不适合自己,副总裁这个人怎么可以托付终身?副总裁有最爱的女人在阿姆斯特丹,一来就记得这个最爱的女人,大晚上的就打电话给查萧玉关心最爱的女人的家人,那现在又急急忙忙地来看,自己最爱的女人,这样的男人行吗?

  童玥觉得自己的行为非常的不好,毕竟跟做人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

  不过做了一番强烈的思想斗争之后,童玥还是选择了继续跟踪,还是想知道副总裁最爱的女人是什么样子,还是想亲眼看一眼那个女人就好了,最好是不要被副总裁发现了。

  所以童玥还是挪开了脚步,一间一间找过去。

  当童玥找到倒数第二间的时候,无意中房间里面有这个男人的声音传出来。

  “你们呀,都是小孩子,怎么会懂这些事情的,那些事情就由我来处理,你们在这里好好照顾这两个人,也真是的,路雅丝这个女人为什么如此的凶残的?”

  什么?!

  路雅丝?!

  童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件事情也跟路雅丝有关系?

  那么昨天晚上副总裁说的那个未婚妻什么的,难道是路雅丝?那么岂不是这个抢路雅丝是未婚夫的女人,不就是自己的外甥女吗?

  想到这里的时候多远,童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了,就这样一脚踢开病房门,冲了进去——

  当这个女人推开门的那一瞬间,病房里所有的人都惊诧不已,惊恐意外地看着进来的童玥。

  童玥同样也张大了嘴巴,一时说不出话来,原来躺在床上的受伤的人并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外甥女童小颜,以及自己外甥女抢的这个路雅丝的未婚夫席语君。

  这两个人居然躺在这里奄奄一息。

  查流域也很久没有反应过来,因为这个男人压根就没有想到,童玥会跟踪自己,压根就没有想到童玥会找到这里来。

  他很想瞒着童玥默默地做这些事情,他很想得到童玥的心,他很想让童玥过得很好,很想童玥的家人都过得很好……

  但是没有想到还是没有瞒得住童玥。

  难道昨天晚上所有的话都被童玥听见了吗?

  副总裁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在商场上游走多年的男人,这个江湖老手,居然被这一幕给震惊了,被眼前的一切给楞住了。

  查流域一脸僵直的表情,不知道该笑还是哭,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然姚之航、习珍妮、查萧玉就不一样了。

  姚之航立马迎了上去,然后写习珍妮立马就搬把那个凳子,查萧玉更是乖巧,去倒水。

  童玥只是那样惊呆了,不知道这三个孩子在干什么,只是那些机械般地随着姚之航进入了这个病房里面,然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下去的,然后也不知道自己手里,那个杯子是怎么来到自己手里的。

  因为这个女人的眼睛一会儿盯着自己的外甥女童小颜,一会儿又盯着查流域。

  完了之后大概过了几分钟,这个女人终于清醒过来了,这个受害的人就是自己的外甥女,又是被路雅丝害的!

  难道来到阿姆斯特丹还是不能逃脱这些厄运?

  所以童玥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手里的杯子“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立马奔向了童小颜。

  童玥趴在童小颜的面前,呜呜咽咽地哭了一段之后,终于开始说话了:“小颜,我还以为你在这里过得很好,难怪这么久都没有跟我联系,原来你自己出事了?你这个孩子也是的,出事了也不告诉家里人一声?你知道家里人都很担心你,我以为在这里你就不要被受欺负了,但是没有想到你确实离开了国内,即使不受着家人的迫害,在这里居然还受到路雅丝的残害,不可以这样的,你不能再在阿姆斯特丹呆下去,只要路雅丝这个女人的存在,你就不能够呆在这里,这样我们绝对不放心的,这一次你再也不要回公司工作了,我们一定要把你带走,我想阿姆斯特丹呆几天我们就回去了,等你病好一点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