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3章 空墓

作品:无限恶骨道|作者:刁十八|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12-04 01:28:05|下载:无限恶骨道TXT下载
  “不好意思了,其实我是卧底!”

  丁山对着尼古拉斯竖起一根中指,摇晃着手指笑道。

  “老丁,那个叫石南的哪去了?”

  骑士装扮的冷峻男人开口问道,看样子也是演员。

  “头儿,进入魔鬼岛后我就在没见他。之前基德怀疑石南已经提前进入到墓室内,不过我们进来后也没见他。”

  那冷峻男人听完丁山的回答,点点头说道:“老福克交给我,丁山解决尼古拉斯,你俩负责朱义,解决后看情况支援。”

  “英勇!”

  安排好各自对手后,冷峻男人拔出腰间的骑士剑高呼一声,圣洁符光环从他脚底蔓延。

  “砰”

  眼看强敌逼近,老福克和基德对视一眼,同时发力,木棺发出一声巨响,两人同时向内抓去,却不料其中空空如也连一枚金币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馆内,难以置信的说道。

  “慵,我需要一个解释,为什么圣物不在这里!”

  比尔停下脚步,看着冷峻男子厉声问道。

  “不可能,我看到的记载明明写着海盗王多罗将抢来的‘都灵裹尸布’带入了自己棺内,怎么可能没有呢?

  在那里,一定是在那神像手中的玉盒之中。”

  丁山指着神像,强行辩解道。他此刻也慌了神,剧情人物白忙一场好糊弄,自家老大那可不好解释。

  在进入这个剧情世界后,他机缘巧合的加入了委员会,并找到了关于海盗王宝藏的部分记载。

  当发现‘都灵裹尸布’这件圣物的下落后,他知道自己发达的机会要来了,不过转念冷静下来后,他悲哀的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将那东西拿到手。

  先不说怎么找到魔鬼岛的位置,就算找到了不论是和剧情人物争夺,还是和同为演员的参演者竞争,他都没有信心可以获胜。最终经过慎重考虑,他还是通过一些手段联系到了剧情世界之外的同伴,汇报了这件事情。

  他并不是独行者,在他背后一个顶尖的势力-光明会,不过他只是外围成员。如果这次消息属实,并且他在这过程中出力不小,完全有可能转成正式光明会成员。

  可惜,这一切的幻想随着开棺破灭了。

  一道圣光凝聚的手爪凭空出现,抓在了商彪留下的玉盒上。

  “叮”

  萦绕着圣光的骑士剑和魔气凝聚的宽刃大剑在半空中碰撞,基德背后四翼挥动,无数的漆黑魔气羽毛化为箭雨射向阻拦他的冷峻男子。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冷峻男子不急不慌的收回骑士剑,口中念出一句誓言,浑身的圣光凝聚为盾守护在他身前。

  “吼~”

  圣光手爪刚落在玉盒之上,神像口中发出一声惊天怒吼,狂暴的声波瞬间击散了圣光。

  基德和冷峻男子距离神像不远,两人几乎同时被震飞。

  “暗影石像鬼,看来那玉盒之中确实放着重要的东西。”

  比尔在神像复活后,认出了那是海盗王最信任的守卫,心中顿时对丁山的说法相信了一丝。

  一场乱战就此展开,对石像鬼出手的比尔被锁定为入侵者,遭到苏醒后的石像鬼反击。

  他原本预定的对手基德以四翼堕天使的状态将那被称作慵的冷峻骑士压制,不过他四翼堕天使的状态是依靠外力达成的,并不能长久维持。

  而另一边丁山也展现出自己的实力,他正真的职业却是罕见的瘟疫术士。数只瘟鬼被他驱使着缠绕在尼古拉斯身旁,而他本人则不断挥出带着诅咒的术法。

  老福克则和朱义联手,互相配合之下,刚一照面便重伤了光明会的一人,只剩下另一人护着同伴苦苦躲闪着。

  “慵哥!”

  被重伤的光明会成员眼见同伴无法扛住老福克和朱义的联手,果断的求援。

  “强敌当前,不畏不惧,果敢忠义,无愧上帝,忠耿正直,宁死不屈,保护弱者,无违天理!”

  冷峻男朗声念出誓言,一个闪烁挡在了两人身前。原本增幅实力的光环转变为治愈光环,将那两人轮罩。

  “轰!”

  战斗开始的突然,完结的也出乎意料的快。一杆圣光凝聚的长矛将石像鬼钉在地上,比尔身上的牧师闪烁着乳白色的光芒,弥补着这一击的消耗。

  “老家伙用了‘神圣惩戒’实力不足之前一半,不要再管这几人,一起抢《海盗法典》!”

  基德说完羽翼挥动,率先朝着石像鬼冲了过去。

  老福克和朱义也先后罢手,《海盗法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要是落在异端裁判所手中,那将是所有海盗的耻辱。就像百多年前,海盗王抢夺圣物‘都灵裹尸布’一样。

  “以神的名义,将一切邪恶束缚!”

  比尔挥手从宽大的袖袍中甩出数根圣光凝聚的锁链,基德三人各施手段,却根本无法躲开锁链的缠绕。

  “罪人们,这是特意为你们准备的。”

  比尔苍老的面容虽然露出难以掩盖的虚弱,但看着从堕天使状态退出的基德,和恢复原形的了老福克,依旧忍不住扬起嘴角。

  “老家伙,你似乎高兴的有点早了,看看那是什么!”

  基德并没有身为阶下囚的觉悟,石像鬼被圣光矛击杀,同时它手中的玉盒和摔落在地,粉碎成数块,但依旧什么都没有。

  “慵!”

  “丁山”

  “老大,我不知道啊!”

  丁山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尬笑,低着头将诅咒不断丢出,不敢看冷峻男的目光。

  “我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解释,有人比我们提前进入这里,将所有东西都拿走了。以上帝之名发誓,我所说的绝无虚假。”

  事到如今,冷峻男也只好将锅退到至今未露面的商彪身上。

  “轰隆”

  就在比尔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那只石像鬼忽然自爆,紧接着墓室开始震动起来。

  “哈哈,触动机关了。看来我们的比尔大人要陪着我们这些罪人一起下地狱了!”

  此刻一帮人再也顾不得什么争斗,除了基德在抱怨外,其他人都在想着脱身对策。

  墓室墙壁开始出现龟裂,一丝丝咸腥的海水从裂缝中渗出。